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

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工程建设网,一分钟完成注册

登 录 | 注 册

我要投稿(工作时间:9:00-17:00)

投稿邮箱:sgqygl@chinacem.com.cn

联 系 人:靳明伟

联系电话:010-68576852

在线咨询: 施工企业管理杂志靳编辑 施工企业管理杂志邵编辑 ×

所在位置:首页 > 案例分享 > 正文案例分享

华夏幸福“新型城镇化”的PPP模式

发布日期:2017-07-05来源:新华通讯社编辑:邵慧平

[摘要]

固安产业新城
固安产业新城

  2016年,可谓新世纪以来民间投资最艰难的一年。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遭遇“断崖式”下滑,增速从上年同期的11.4%剧降至2.8%。虽然三季度有所好转,1~9月份的全国民间投资增速仍然只有2.5%,与以前动辄10%以上的增速差距甚远。

  然而,就在此刻国内大部分民间资本驻足观望之时,有一家民营企业今年上半年实现了584.34亿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5%;新增签约投资增速129%,达到581.53亿元;上半年多达886亿元的预收账款,更为其下半年及未来业绩增长提供了强有力支撑……而它取得这番“一枝独秀”成绩的秘诀,正是2016年供给侧改革最火热的概念——“PPP”。

  这家企业就是华夏幸福,国内唯一一家自诞生起就致力于“中国城镇化整体方案解决”的产业新城运营商。

  成立18年来,华夏幸福的目光从未游移,2002年从河北固安工业园建设起步,专注于产业新城的整体开发,事业版图目前遍布北京、河北、广东、辽宁、江苏、浙江、四川、安徽、河南、印尼等全球50余个区域,聚焦十大重点产业,形成了近百个区域级产业集群。截至上半年,华夏幸福为各地产业新城累计引进签约企业超1100家,招商引资额近2800亿元,创造新增就业岗位4.2万个。

  采访中,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叶珺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华夏幸福与地方政府就产业新城开发运营所确立的PPP合作模式,以“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为原则,在土地整理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公共设施建设、产业招商服务、城市运营维护服务等方面,创造出“1+1>2”的效果。

  2015年7月20日,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共同探索的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作为创造性典型经验,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随后,作为唯一一个新型城镇化项目,入选国家发改委首批PPP示范项目。

  今年10月13日,财政部联合教育部、科技部等20个部委共同发布了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华夏幸福旗下的“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固安高新区综合开发PPP项目”及“南京市溧水区产业新城项目”,作为城镇综合开发类示范项目,双双入选。

  一位参与PPP示范项目的专业人士为本刊记者细述其中的原因,“十几年来,华夏幸福趟出来的这条土生土长的PPP道路,是市场化运作城镇化建设的典范,为我国新常态下新型城镇化的模式创新,提供了全新而具有方向性和可复制性的发展样本与价值理念。”

  “中国特色”的城镇化远见

  华夏幸福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十多年前创立者们宽阔的视野和深远的洞见。

  1998年7月,华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夏幸福的前身)正式成立。三个月后,其运作的第一个项目“华夏花园”即开盘销售。然而,四年后,华夏幸福毅然放弃具有成熟配套的廊坊市区的房地产开发,转战相对贫穷落后、财政收入全省倒数的河北省固安县。

  华夏幸福在历史的关键时刻,看到了中国新世纪前所未有的大机遇。2002年,十六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了2020年GDP比2000年翻两番的战略目标,要求“加快城镇化进程”,“走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以此为基础,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60%。

  这意味着,中国城镇常住人口将从2000年的4.6亿人,提高到2020年10.1亿人。也就是说,新世纪20年间,将有5.5亿人进入城市生产和生活。如果按照我国“小城市”市区常住人口50万规模计算,这将是1100多个新建小城市的城市人口规模。如此规模巨大的城镇化进程,需要同样规模庞大的先进产业才能支撑得住。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决策者对“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京南地区的区位优势有着独到的认识。2002年,当地产商们竞相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布局或厮杀时,华夏幸福却预判到,随着北京产业的增长带来人口剧增,北京产业容量和人口容量将达到极限,尽管当时“环北京”的城镇化建设几乎是一张白纸,但其未来毫无疑问将成为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首选。

  此时,中国的工业园区正处在发展的低谷,但华夏幸福坚定地认为,用城市聚集产业,用产业带动城市,这里面蕴藏着无限的商业机遇,将是未来中国前景最为广阔的“朝阳产业”,应该成为华夏幸福未来的发展重心。

  也正在此时,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步的固安工业园区正处于举步维艰的时期,作为典型的农业县,固安全县年财政收入不足亿元,在河北的一百多个县区中几乎垫底。园区建设处于“缺人、缺钱、缺技术,几乎可以说什么都缺”的地步。

  与好几家企业商谈未果的情况下,固安县政府接触到了华夏幸福。“当时,华夏幸福也不是大公司,但对固安工业区的未来实现路径有比较清晰的判断,应该说打动了当时固安县政府的决策者们,最后认定华夏幸福来干。”叶珺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补充说,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固安县历届决策班子尊重市场规律和契约精神,一棒接一棒地放手支持华夏幸福创新实践。

  一个是贫穷落后但有“杀出一条血路”决心的农业县,另一个是实力弱小却目光远大、意志坚定的年轻民企,或许正是一种相互强烈的需求耦合,使二者产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化学反应。

  2002年,华夏幸福正式全面介入固安工业园建设,富有“中国特色”的城镇化远见找到了第一个实现平台。

  “深井”哲学

  和任何成功的企业一样,华夏幸福也有一部“孤身勇进、执着耕耘、愈挫愈奋”的创业史。

  2003年,华夏幸福接手固安项目不到一年,就遇到国家整顿开发区的大检查。叶珺回忆道,固安园区会不会被整顿掉?能否证明园区未来可以很好地发展?成为决策层时刻警醒的课题。

  “因为是市场化运作,华夏幸福作为民企投进去的都是自己的真金白银,要对开发区域三五十年的长远发展负责,所以园区建设把关非常严,环境污染是否过关、投资强度够不够、产业先进性强不强等等方面的招商引资标准,大大超过政府标准。”

  欣慰的是,固安工业园不但没有被整顿出去,反而进一步激励华夏幸福建立了高标准的园区产业规划制度。但没料到,这一轮开发区整顿风波还未完全过去,2003年“非典”突袭而来,园区开工建设又被迫延迟……

  对民营企业的华夏幸福而言,新事业的起步期也因此倍为艰辛,也倍受诱惑:一方面,前期积累都砸在了固安项目上,加上银行资金对民企的相对紧缩,以及PPP模式没有现在这么受到政府肯定,资金压力日益加大;另一方面,2003年房地产市场开始了新一轮起飞,地产丰厚的利润已经摆在眼前……

  最艰难的2005年前后,华夏幸福的账户上仅有一亿元资产。对企业而言,当务之急就是开发地产,让土地尽快变现。华夏幸福却拒绝了这种业内常见的短平快投资方式,坚持产城融合的城镇化建设思路,坚持投资工业园区的产业地产。

  “产业园区建设的特色是,前期投资大、后期投资小;前期回报小、后期回报大。”叶珺为本刊记者分析说,产业地产以产业为依托、地产为载体,实现土地的整体开发与运营,打造产、学、研产业集群的新型产业形式,具有投资大、周期长、回报慢的特点。

  叶珺进一步解释说,“华夏幸福一开始就有一个哲学理念,希望打一口一米宽、一百米深的井,而不是挖一个一米深、一百米宽的池塘。十几年来,从做第一个产业新城就下决心了,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一米宽的井里向下打。”

  因此,“我们说要打造产业新城,而产业新城一定是一个体系,不能走马观花地做一些住宅和商业配套,要考虑产业、民生、教育、生态和健康等等问题。所以,我们的工作一直在向下打,哪怕越来越难,但后面的结果,价值肯定会不断累积,而不是分散。”

  城镇化PPP“先行者”

  按照华夏幸福与固安县政府签订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投资、开发、建设、运营固安工业园区,这其实就是PPP的核心理念——“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也就是说,固安工业园区项目,是固安县政府采购华夏幸福在产业新城内提供设计、投资、建设、运营一体化服务。

  在收益回报上,固安县政府对华夏幸福公司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开发投资按成本加成方式,给予补偿;对于提供的外包服务,按约定比例支付相应费用。两项费用作为企业回报,上限不高于园区财政收入增量的企业分享部分。若财政收入不增加,则企业无利润回报,不形成政府债务。

  在风险分担上,社会资本利润回报以固安工业园区增量财政收入为基础,县政府不承担债务和经营风险。华夏幸福通过市场化融资,以固安工业园区整体经营效果回收成本,获取企业盈利,同时承担政策、经营和债务等风险。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华夏幸福主动创新,跳出业内“就园区建园区”的局限,确立以“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城乡一体”的发展思路,通过产业发展促进城市发展,用城市拉动产业升级,使得产业和城市融为一体,城市和乡村共同发展,形成经济发展模式、城市发展模式和民生保障模式三位一体的产业新城,综合全面地提升生产、生活中的人居幸福感。

  具体到运作模式,叶珺介绍说,主要有三大基本特征:

  一是政企合作。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设立三浦威特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三浦威特)作为双方合作的项目公司,由该公司负责工业园区的开发建设。其中,华夏幸福公司向项目公司投入注册资本金与项目开发资金;项目公司作为投资及开发主体,负责固安工业园区的设计、投资、建设、运营、维护一体化市场运作;固安工业园区管委会履行政府职能,负责决策重大事项、制定规范标准、提供政策支持等。

  二是特许经营。通过特许协议,固安县政府将特许经营权授予三浦威特,双方形成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三浦威特作为华夏幸福公司的全资公司,负责固安工业园区的项目融资,并通过资本市场运作等方式筹集、投入产业新城建设所需资金。

  三是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基于政府的特许经营权,华夏幸福公司为固安工业园区投资、建设、开发、运营提供一揽子公共产品和服务,包括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公共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服务,以及咨询、运营服务等。截至2016年6月,华夏幸福在固安工业园区内已累计投资数百亿元。

  这个资本架构,既能发挥政府所独具的政策、行政资源管理等方面的优势,为企业提供高效的行政服务,又可以充分发挥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灵活性、自主性和创新性,有效地解决过去在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建设中资金、人才、资源优化配置等“死疙瘩”难题。

  叶珺感慨地说,当时国内没人知道还有PPP这种开发理念,更不要说“产业新城”这种整体规划的城镇化发展模式。然而,就是在华夏幸福朴素地实现自己的理想中,“产业新城”模式的核心一步一步渐次成型,而且蕴含着当时连他们也没有意识到的土生土长的PPP理念。

  “固安模式”的崛起

  在中国这波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城镇化建设大潮中,“最容易的是造房子,最难的是造城。”

  一位业内人士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解释说,对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说,拿地-建房-销售,甚至融资都不是太大难题,“真正的挑战是造城,没有高度聚集的产业、没有完善的城市功能、没有优美的生态环境,在有限的区域内,几十万人(甚至未来要发展到上百万人)就不可能健康有序地生产、生活。”

  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显然挑选了最难的任务。《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固安工业园建设之初,华夏幸福曾邀请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余位城市战略、产业研究及空间规划方面的大师,遍访新加坡、德国等国先进开发区、工业区,集全球智慧,将产业新城的发展提高到城市发展的高度,进行高规格的规划设计。

  在这位业内人士看来,开发房地产和运营产业新城完全是两个行业,“关键是要懂产业,后者的专业难度是前者所无法想象的。”

  “产业新城的基础是产业,华夏幸福不会盲目地引进企业。”叶珺告诉本刊记者,一个产业园就是一个产业集群,只有实现产业集群的有效聚拢,才能够促进整个产业园区的发展升级,实现区域竞争力的提升。在这种思路的引导下,引进一流的智力和资本,毫无疑问是产业新城成功的关键保障。

  2004年起,华夏幸福就设立了专业招商机构。目前有全球最大的近1400人的产业发展团队,十余年间积累了海量企业信息,具备完善、创新的产业招商体系,已与40余家行业龙头企业结成战略联盟,与30多家科研院所达成校企合作,与100多家研发机构深度对接,其中包括清华大学、中科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京东方等多家产学研龙头;已在全国约50个产业新城中,形成近百个区域级高端产业集群。

  华夏幸福还拥有200多人的产业园建设专业团队,先后在固安、大厂、香河、嘉善等地,建设并持有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卫星导航产业园、电子商务产业园、影视创意孵化产业园、机器人产业园、人才创业产业园等几十个产业园项目,涵盖10大重点行业,为政府、企业等提供“标准化+定制化+特色化”产业载体建设服务。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创造性地提出并坚持“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创新发展战略,建立“孵化器-加速器-专业园区-产业新城”的产业培植链条。现在,全球创新网络已经覆盖6个国家与地区,在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德国柏林、韩国首尔等地设立了10余个孵化器,推进全球科技创新成果在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内“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开花结果”。

  截至6月底,华夏幸福已为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超500家,包括德益阳光生物技术等生物医药类科技研发机构与企业,以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集团为核心的航天企业,以京东方为主导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以京东为主导的电子商务企业,实现项目签约投资额1200多亿元。

  经过多年的深耕细作,一座生态智慧、宜居宜业的产业新城在固安悄然崛起,这座新城不仅形成了航天技术研发、应用、服务一条龙的完整产业链,同时初步形成了航天航空、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高端制造、电商物流等五大新兴产业集群,成为“京津冀一体化”腹地发展速度最快的创新产业高地。

  由于引入了华夏幸福这一市场力量,固安拉开了快速发展的序幕。从2002年,全县年财政收入仅1.1亿元、发展水平位列廊坊市十个县(市、区)中的后两名,到2015年全县财政收入55.9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35.7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在河北省各县市排名中位居第二。

  十余年间,固安这个曾经的传统农业县,被打造成为智慧生态、宜居宜业、创新驱动的产业新城。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6)》暨全国百强县案例报告显示,固安县在2016年度全国县域经济竞争力百强县(市)中排名92位,在投资潜力百强县(市)中排名第一。

  也因此,“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产业新城”模式,广泛被业界定名为“固安模式”。回头看,叶珺感慨良多,固安工业园给社会资本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所以一起走过的14年,是固安政府成就了华夏幸福,华夏幸福也用自己的努力回报了固安人民。”

  华夏幸福的PPP秘诀

  “固安模式”为地方发展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样板,一时受到大江南北各地政府的青睐。尤其是2013年以来,国家政策对PPP项目的大力推广和新型城镇化的发展,特别是2011年,携“固安模式”和“产业新城”概念,华夏幸福成功上市,迎来了快速扩张的契机。

  目前,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异地复制,初见成效并快速扩张。在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珠三角等地区的近50个县(市)区建设产业新城,累计招商引资突破2800亿元。

  在叶珺看来,十几年来,华夏幸福一路走来,或步履蹒跚、或高歌猛进,反复探索,步步改进,最后不但创新出了产业新城的工业园区开发模式,而且误打误撞趟出了一条土生土长的的中国城镇化PPP之路,其中的关键就是“平等、契约、诚信、共赢”的公私合作理念。

  “固安工业园区新型城镇化PPP模式,属于在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基础上的整体式外包合作方式,形成了“产城融合”的整体开发建设机制,提供了工业园区开发建设和区域经济发展的综合解决方案。”一位对“固安模式”有较深了解的政府部门研究者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分析说,固安样本的PPP模式,有三大创新点:

  其一,整体式外包。在政企双方合作过程中,固安县政府实际上是购买了华夏幸福公司提供的一揽子建设和外包服务。这种操作模式避免了因投资主体众多而增加的投资、建设、运营成本,而且减少了分散投资的违约风险,形成规模经济效应和委托代理避险效应。

  其二,“产城融合”整体开发机制。在“产城融合”整体开发机制下,政府和社会资本有效地构建了互信平台,从“一事一议”变为以PPP机制为核心的协商制度,减少了操作成本,提高了城市建设与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效率。

  其三,工业园区和区域经济发展综合解决方案。政企双方坚持以“产业高度聚集、城市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作为共同发展目标,以市场化运作机制破解园区建设资金筹措难题、以专业化招商破解区域经济发展难题、以构建全链条创新生态体系破解开发区转型升级难题,使兼备产业基地和城市功能的工业园区成为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

  在他看来,固安工业园区新型城镇化在整体推进过程中较好解决了园区建设中的一些难题,“这种PPP模式正在固安县新兴产业示范区和其他县市区复制,具有较高的借鉴推广价值。”

  一方面,采用区域整体开发模式,实现公益性与经营性项目的统筹平衡。

  传统的单一PPP项目,对于一些没有收益或收益较低的项目,社会资本参与意愿不强,项目建设主要依靠政府投入。固安工业园区新型城镇化采用综合开发模式,对整个区域进行整体规划,统筹考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统筹建设民生项目、商业项目和产业项目,既防止纯公益项目不被社会资本问津,也克服了盈利项目被社会资本过度追逐的弊端,从而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利用专业团队建设运营园区,实现产城融合发展。

  为提高固安工业园区核心竞争力,固安县政府通过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华夏幸福公司配备专业团队,政府和社会资本构建起平等、契约、诚信、共赢的机制,保证了园区建设运营的良性运转。固安县政府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同时,统筹考虑城乡结合问题,加快新农村建设,进行产业链优化配置,实现了产城融合发展。

  2015年7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对全国第二次大督查发现的典型经验做法给予表扬的通报》,所表扬的20项地方工作典型经验做法中,“河北省固安县积极探索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位列第二,并具体将其典型经验总结为,“将基础设施和公益性设施建设项目以及产业招商等服务项目整体外包给社会资本”,“在工作实践中创造出一些好经验、好做法。”

  叶珺在采访最后自豪地告诉本刊记者,“这也是国家对一家民企付出的努力所给予的最高荣誉。”

【相关阅读】

管理案例

中建-结构转型

中建-结构转型

推进基础设施业务,不能像“群众都过河了,你还在摸石头”的慢,也要防止“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的乱,务必高屋建瓴,长远谋划,做好推进组织架构、人才队伍、专项考核的顶层设计。

 

名家

鲁贵卿

鲁贵卿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济师

冷 静

冷 静

中铁五局集团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操作实务

中国工程建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管理案例 | 会议活动 | 施工企业管理杂志 | 我要投稿

版权所有:北京华信捷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施工企业管理》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22号外经贸大厦6层东区邮编:100037电话:010-68520349传真:010-68570772E-mail:sgqygl@chinacem.com.cn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072号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072号 京ICP备09092133号-1  Copyright ©2000-2015 中国工程建设网 保留所有权利

返回顶部 返回建设网首页 投稿 用户反馈